Créer mon blog M'identifier

藥泉山鐘靈禪寺的蒼松翠柏

Le 26 juillet 2016, 10:40 dans Création 0



  坐落在五大連池風景名勝區老期火山藥泉山的火山口中平曠之處,距火口垣尚有十餘米的高程,它與火山堰塞湖和新老期火山相映生輝,構成了獨特的人文景觀,在火山口裏建寺廟在世界上是唯一的,所以鐘靈禪寺又號稱火口第一寺。

  登藥泉山晉鐘靈寺,會看見許多造型各異、雄偉巍峨、金碧輝煌的殿堂式建築,殿堂內又有許多妙相莊嚴、氣勢雄偉、技法精湛的各種塑像,有色彩豔麗,畫技高超的壁畫,殿堂周圍有鬱鬱蔥蔥的蒼松翠柏,有嫋嫋升起的香煙,有喃喃回蕩的頌經聲……身處其間,能體會到千百年來積澱而成的佛教文化在瞬間釋放。


  鐘靈禪寺系漢傳佛教寺院,始建於民國18年,後又多次遭劫,幾次修建,歷盡滄桑,現有寺院規模為1990年以後複建,總建築面積18713平方米,寺院建築風格採用了獨特的“伽藍七堂制”,打破了坐北朝南建築風格,而是面朝西方,背朝東方,寓意咫尺西天,以東至西為中軸線,保持一定距離,修建若干殿堂,殿堂建築按以下順序排列:影壁――山門殿――天王殿――大雄寶殿――藏經閣―臥佛殿,配殿和附屬設施分佈在中軸線南北兩側對稱建造的次要建築,由鐘樓、鼓樓、南北環廊、伽藍殿、祖師殿、客堂、法物流通處等組成。鐘靈禪寺山門是一座有三個門洞的牌樓式建築構成,中間有一個大門洞,兩旁各有一個稍微小一些的洞門,象徵著佛教的“三解脫門”(即空門、無相門、無作門),因此也稱“三門”,我們日常所說的“身入空門”就是僧尼進入寺院的大門――三門,以此開始了遠離人世喧囂,吃齋念佛的寺院生活。

  黑龍江中俄民族風情園

  占地0.78平方公里,是以中央電視臺《這裏的黎明靜悄悄》拍攝地為基礎,向東、南、西、三個方向拓展,形成“一、四、五”格局,以休閒旅遊為目的,美侖美奐的民族文化產業新區。“一、四、五”格局,即一個影視拍攝基地;鄂倫春、達斡爾、滿、俄羅斯四個民族村;園門景觀帶、八旗迷宮遊樂城、戲水垂釣湖、休閒度假營、特色體育場等五個專項旅遊服務功能區。


  通過觀光欣賞、參與體驗等系列活動,進一步觀賞興安嶺、龍江水、黑土地、邊境線等自然景觀,領略中俄兩國迥異的民族風情。厚重的文化底蘊,承載著悠久遠的歷史文化座標。多姿多彩的少數民族風情,為園區縱深發展提供了豐富的民族文化展示資源。原始、古樸、粗獷、神秘的鄂倫春等東北少數民族的傳統文化,將會使人產生一種穿越時空,觸摸歷史的感覺,似乎從冰天雪地的獵場傳來清脆的槍聲和獵馬的嘶鳴與獵犬的狂吠聲,又似乎從斜仁柱上空升騰著嫋嫋的炊煙,從篝火中飄來陣陣烤肉的糊香。


  風情園南山頂曾是日本關東軍第13守備陣地的前沿觀察所,登上山頂,首先進入視線的是一座混凝土碉堡的殘骸,引發對那段屈辱歷史的沉思。轉身向北眺望,一江之隔的俄羅斯布拉維申斯克市的輪廓依稀可見,而布市西郊歐式田園風光則一覽無餘,盡收眼底。S型的人工湖上建有花廊、疊水池、木棧橋等人文景觀,特別是被戲稱為“醉仙橋”的悠蕩橋是青少年爭先光顧體驗的景觀。

  人工湖全部積蓄地是山泉水,所以又被遊人稱之為“山泉湖”,天然泉水中放養著紅鯉、花鰱、蜇羅等近十種魚類,您在遊湖戲水的同時既可觀賞又可在岸邊垂釣。建設中的黑龍江中俄民族風情園已經成為中外遊人在黑河遊覽專案中的首選景點之一。




寄一封信給自己留下自己的痕跡

Le 13 juillet 2016, 09:22 dans Création 0



和企鵝不同,人在任何地方生活,就會留下自己的痕跡。

到達Goudier島的Port Rockroy,除了拜訪企鵝,更重要的是參觀那裏的德善健康管理南極一號——英國人建立的南極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郵局。

直到現在,郵局還在運作中,每年夏天會有3、4個人上島經營這個小小的旅遊點,每年從這裏寄出的明信片達7萬張,給未來的自己寄德善健康管理一張是指定動作。這張自己寄給自己的明信片,在回到香港約20天後便會收到。

其實,英國人在此建設和居住的場景,更讓人浮想聯翩。有著小小吧臺的起居室,陳設深色木質書架的圖書館,臥室和廚房還能感受到有人居住的痕跡。臥室有5、6 張鋪得整齊的行軍床,床頭連帶有衣櫥和小桌子,牆上還能看到當年的英國地圖和荷李活明星畫報。而廚房則是鍋碗瓢盆一應俱全,排列得整整齊齊的各種儲存罐 裏,甚至還有當年的油鹽牛奶膝關節痛薯仔洋蔥,而枱上有一本翻開來的食譜,赫然顯示當年的食材中,竟然有企鵝蛋和海豹腦做的奄列!

十七裏灣一步一景

Le 18 avril 2016, 11:46 dans Création 0


十七裏灣名副其實,彎彎頭髮稀疏曲曲的十七英裏,位於太平洋沿岸的蒙特利半島(Monterey),這段海濱小鎮是加州曆史最悠久的城市,由西班牙探險家所發現,而以墨西哥總督蒙特利公爵命名。


如果用“一步一景點,一眼一畫卷”來形容十七裏灣,有過之而無不及。車子沿著蜿蜒起伏的小路行進不過一兩英裏,穿越減肥中醫遮天蔽日的紅杉和松柏,轉眼就是一望無際的海,海景從狹長的“西班牙海灣”(Spanish Bay)開始,接著就是“不停歇的海”(The Restless Sea)。每一次觀望入眼畫面如同明信片。


“孤柏” (The Lone Cypress)看起來很眼熟,這棵孤零零、直立立生長在海岸邊懸崖峭壁上的松柏有著一種昂揚的、等待擁抱的造型,極像中國名山中的五嶽之最黃山那棵招牌式的迎客松。據導遊手冊稱,孤柏已經在這裏憑海臨風,觀看潮起潮落二百五十多年了,稱得上是“松瑞”,還擁有了自己的保險和律師,不經允許禁止任何以其肖像作為商業標志。


與孤柏寂寞澹定的生命相比,“鬼怪樹”(The Ghost Tree)呈現出的是一種另類的生存力量。鬼怪樹似乎是經曆了雷擊電霹和風刀霜劍,殘留的樹幹和枝葉一並光禿禿的、骨節畢現,彷彿枯骨看似陰森恐怖。鬼怪樹是矛盾的生命體:說它活著,似乎已經死去,肌體業已枯敗;說它死去,似乎還在防脫髮洗頭水活著,保持著向上的姿態。自然的鬼斧神工不足以解釋樹木的形體,因為抹殺了其內在的精神——意志。只要意志尚存,即使腐化成了骷髏,還可以挺立而起。人類,可以做到否?

Voir la suite ≫